我的中国梦

我现在不做大梦,不希望拥有乔布斯六分之一创意或特斯拉九分之一才华的人出现在中国;只希望拥有比尔盖茨三分之一创新或爱迪生六分之一才能的人自学成才,并且伴随着他的出现,不会是各种山寨产品或媒体的猜疑、讽刺,而是一系列品牌和知识产权法规的完善.

当一个拥有创造天赋的男孩诞生时,我希望家庭给予他的,不仅仅是营养的食物,还会有一大堆乐高积木和拼装玩具,让他迷失在想象的空间,徜徉于设计的世界.
当男孩想要一辆玩具汽车时,我希望父亲不会给他去商店买一辆,而是父亲亲自做一辆,而最后的合拢由男孩来完成,使他驾驶着车在院子里玩耍时,不仅仅是一个游戏者的感觉,还有完成那一刻不会磨灭的喜悦.

当男孩进入小学,给他的不会是重复的计算题和繁多的抄写作业,而是三两道思维发散题和基本有趣的科学启蒙书.
当男孩有了疑问,回答他的不会是一句没有那么多为什么,而是父母陪着他一起搜索资料.
当男孩迷上了电脑游戏,等待他的不会是强硬的禁止,而会是游戏原理的介绍,以及一个月一次的父子通关比赛和一副羽毛球拍.
当男孩在学校上信息技术课时,教授的不会是Windows,而会是Linux系统,不致使计算机大部分内存用于无用的图形显示,而是更高效率的计算.
当男孩受到同学欺负时,老师不会因为同学的成绩好,而忽视男孩的尊严.

当男孩进入初中,不用为升入重点中学而烦恼,而是自由地学习喜欢的知识,时间脑海里的实验,开始为一万小时的磨练而奋斗.
当男孩为了想不通的问题而询问老师时,结果不会是“考试不会考的,知道了也没用”,而会是积极充电,努力为他解释.

当男孩进入高中,不用为了一场高考而做三年的题目,会有更完善的测试系统,选定真正有才能的人进入大学.
当男孩意识到他对于兴趣的起步太晚而决定奋斗时,得到的不会是冷嘲热讽和打击,而会是倾情的支持和资金的提供.
当男孩为自己的人生迷茫时,不会有人一个劲的要求他一定上大学,上最好的大学,而会有真正成功的人,写下自己的经历,供男孩分析,确定大学的必读性.

当男孩进入社会成为男人,不会被社会吓退,而会继续坚持儿时的梦想,用法律捍卫自己的专利,用创意打造世界品牌,用团队变强自己的国家,再不忘自己的国家,努力培养下一代人才.
中国科技的复兴才指日可待.